快速时时彩:為什么中文系不培養作家?

編輯:
2020-07-31 08:39:40

快速时时彩 www.dwfyn.com
 

  (IC photo/圖)

  我本科入學是在2001年,專業學的是漢語言文學,也就是大家俗稱的中文系。在入學的第一天,系領導講話時說了一句話,讓我至今記憶猶新,他說:“我們中文系是不培養作家的。”我當時聽了心里有些抵觸,畢竟我是懷著作家夢才報考中文系的,我原以為這是本校的特色,后來在和其他學校同專業的朋友交流時,驚奇地發現,原來很多知名院校的中文系領導或者教師都對學生說過類似的話,看來這是一件在專業內部有共識的事情。

  近二十年過去了,我在中文系從本科讀到博士畢業,后來成為了一名高校中文系的教師。但是,關于中文系為什么不培養作家這個疑問,在很多年里我也沒有搞得很清楚。一直到工作以后,從故紙堆里走出來,進入了真實的社會,隨著對本專業運轉機制了解的加深,這個問題的答案在我腦海中漸漸清晰成型。

  首先要搞清楚作家這個職業的定位。在我讀高中,也就是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的時候,我觀念中的作家是市場化的作家,也就是靠寫作賺稿費和版稅的作家。這個觀念可能大家現在覺得習以為常,比如說專欄文章作家、網絡小說作家,都是高度市場化的作家。但是把時間調回到九十年代,卻不能不說作為高中生的我理解過于狹隘。因為在那個時候,真正依靠市場能夠生存下來的作家其實是極少數,像鄭淵潔、王朔,等等。當時我并不知道那時候多數作家是領作協工資的作家,俗稱體制內作家,也就是后來我在大學現當代文學史里學的,寫《青春萬歲》《李自成》……這些作品的作家。

  后來我才慢慢搞明白,中國當代文學火熱的八九十年代,很多人卯足了勁寫作品,除了藝術創作上的追求以外,還有一個很強烈的動機就是擠進體制成為領工資的職業作家,比如路遙、賈平凹、陳忠實、莫言,等等,以及還有很多名氣沒有那么大的地方作家。我這樣說,絲毫沒有對這些當代作家不敬的意思。這無所謂俗氣不俗氣,有點像十九世紀法國印象派的那批畫家,他們固然有真誠而旺盛的藝術追求,但另一方面也要拼命擠進主流藝術沙龍去占領自己的位置,兩者并不矛盾。

  韓寒讀高中的時間和我差不多,比我大兩年。他讀高中的時候想當作家,他的中學老師告訴他,這很難實現。如果我們把這位老師的觀點放到九十年代末去考察,就會發現,實際上九十年代末的時候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體制內作家的空間越來越小,簡單來說就是財政開始養不起那么多人了;但同時寫作的市場化道路還不清晰,市場化作家的空間也還沒有被完全打開。所以“作家”這個籠而統之的職業看起來確實不是那么容易實現。韓寒在2000年前后成名之初曾有過掃滅一切當代作家的豪言壯語,他這個說法,用今天網絡流行語來說叫做跨服聊天。他自己要做的是市場化作家,被他攻擊的作家是體制內作家,相當于打籃球的對踢足球的隔空喊話。

  那么,中文系所宣稱的“不培養作家”是不培養哪一種類型的作家呢?實際上,兩種作家都培養不了。這就必須要談到第二個問題,中文系的學生畢業以后究竟在社會上干什么。

  我父親是1977年恢復高考那年考上大學的大學生,學的也是中文。他曾對我說,他剛上大學的時候驚奇地發現,那時候很多成績很好的高中生都報考了中文系,另外,還有很多從事其他行業的人,比如說醫生、工程師,也通過高考這條獨木橋來轉行報考中文系。因為那個時候大家有個很樸素的想法,就是學了中文畢業出來可以進政府部門給領導做秘書、寫文件,進而有可能在體制內向上發展。這條通道比成為作家要寬廣得多,也容易實現得多。所以在恢復高考以后的七八十年代,中文專業里面匯集了很多成績優異的聰明學生,他們的專業能力和為人處事水平都相當高。我見過一些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文系出身的政府領導的文章,不帶任何諂媚地說,語言水平和思維水平遠勝許多專業作家。我父親只是一名中學老師,他的字寫得比我好,他能夠隨口成誦的古代詩文比我這個古代文學博士數量還要多,讓我常感慚愧。

  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文系畢業生去政府部門工作的機會仍然很多,同時另一個行業開始興起,那就是紙媒和電視媒體。九十年代傳統媒體蓬勃發展的時候,吸納了大量中文系的畢業生就業。當時流傳一個說法,相比起新聞系,說媒體單位更喜歡招中文系的學生,因為中文系的學生閱讀面更大,文筆更好,所謂新聞系能干的事中文系都能干,中文系能干的事新聞系干不了——我必須要申明,我只是在很多不同的場合聽說過這個說法,不知道是不是中文系的人自己往臉上貼金。我考大學時報中文系想當作家,我父親一開始是反對的,理由和韓寒的中學老師差不多,后來拗不過我,又覺得哪怕當不了作家,去媒體找個工作也還是可以過日子的,最后才同意了我的想法。

  綜合八九十年代的情況來看,這二十年可以說是中文系的黃金時代。接下來到我考進大學開始,整體的情況就開始直線下滑了。2000年以后,政府部門對純文案寫作型的文秘需求量越來越低,政治行政管理、法學等技術型專業在政府部門的需求相應提升;同時,傳統媒體也完全沒有預想到會遭遇互聯網行業的巨大沖擊。在我本科畢業的時候,同學們有不少進入了政府部門和傳統媒體工作,到我博士畢業的時候,之前在政府部門工作的同學很多轉去了企業,在傳統媒體工作的同學很多投入互聯網,而新畢業生的就業已經變得艱難。在2000年到2010年之間,又有一個有趣的說法,說中文系的畢業生不愁就業,因為中文是一個萬金油專業,畢業出來干什么都行。有過真實社會閱歷的人都知道,得之于紙面上的語言文學知識并不一定能對等轉化為知人行事的能力,所以這是一個聽起來嘻嘻哈哈,實際上是頗為辛酸的自我調侃。

  最近,我又聽說了一個新奇的說法,據說中文系的培養目標中,很重要一個方面是培養語言文學專業的優秀學者。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這透露出這個專業已經開始試圖回避面對高速發展的真實社會,開始進入到自產自銷的內循環狀態當中。而今天真實的情況是,各高校和科研機構的語言文學專業研究已經形成慘烈的紅海市場,以博士為代表高等知識群體已經呈現出大量的飽和溢出狀態。中文專業目前在各大高校目前仍然有相當大的招生數量,中文專業未來普遍的畢業生究竟何去何從,這不是把腦袋插到沙土堆里就能解決的問題,也不應該成為擊鼓傳花,最后一棒傳到誰手里誰就倒霉的游戲。

  說回到我們一開始講到的話題:中文系為什么不培養作家?

  根據以往的經驗,不論是體制內作家,還是競爭激烈的市場化作家,都是挑戰極大、成功概率極小的社會小眾行業。中文專業最近四十多年的學科設置,始終在試圖貼近穩妥的、覆蓋面大的社會行業,并且在一定程度、一定時間上滿足過社會需求。這是兩條線索上的事情,發生交集的空間非常小,自然也就不可能成為用力的方向和目標。

  我是一個被朋友們戲稱為“學文科的工業黨”,我不喜歡用那些似是而非、溫情脈脈的“詩意”的話語去做空洞的展望和抒情。我想講一個互聯網上老生常談的故事,在十九世紀末,全世界最繁華的城市英國的倫敦被一件事情深深地困擾,那就是由于街道上往來的馬車太多,搞到大街上到處都是馬糞。這就導致了大量的交通堵塞和交通事故,以及臭氣熏天,當時甚至有人預言說,幾十年后倫敦城會淹沒在九英尺高的汪洋糞海之中。于是當時的政治家和科學家想了很多辦法來治理馬糞,結果都收效甚微??墑親詈?,倫敦的馬糞問題竟然神奇地被解決了,解決之道不在于用什么方法治理馬糞,而是——汽車被發明和普及運用了。

  這是一個在今天這個技術變革時代,金融行業特別喜歡講的故事,但是它背后的道理顯然可以運用到很多方面。解決問題之道,很多時候要想清楚毛和皮之間的關系,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換而言之,舊皮上長不出新毛,很大可能是換一張新皮就能長出來了。中文系以往對口的行業在不斷緊縮,而新興的行業卻在蓬勃興起。比如說,文創產業,就是眼見得到的、未來中國的朝陽行業。發達國家在全世界進行文化輸出,靠的不是跟別人講《荷馬史詩》、《神曲》和莎士比亞,而是靠適應工業技術背景下的新型文學和文化創造,靠《星球大戰》、《泰坦尼克號》和漫威電影征服了全世界。我們的中國文化,未來也必然會以這樣的方式去尋求廣闊的世界市場。而無論是電影、動漫、游戲,無論它外在包裹的是怎樣的外殼,它的內核里一定是被文學創作所驅動——哦,對了,我們這個專業叫什么來著?好像有“文學”兩個字?

  為什么中文系不培養作家?這是一個反問句。

  楊昊鷗

  南方周末

發表評論共有 條評論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民生呼聲》欄目提醒您:
1、所有內容,一經提交,均無法撤消或修改,請您慎重對待每一次發言;
2、在必要時,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3、所有發言本站在未調查核實前,概不負責其真實性。

構建國內大循環,至少從中短期來看,房地產 [更多]

不論是體制內作家,還是競爭激烈的市場化作 [更多]

只要到期還清,不逾期,即便報送,也不會影 [更多]

一輩子和木頭打交道,阿木爺爺最了解的就是 [更多]

有知乎用戶在網絡社區評論稱“工作是溜須拍 [更多]

漂在橫店的外地人,沒幾個沒當過群演的,在 [更多]

天津自2018年啟動實施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 [更多]

“糧食安全的根基是‘能力安全’,藏糧于地 [更多]

農業農村部發布了關于印發《全國鄉村產業發 [更多]

{ganrao} 好股票配资平台 一分彩直播app下载 幸运飞艇官方推荐网址 12台联机百家乐揭秘 福彩3d人工计划软件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货币基金亏损案例 浙江十一选五对应奖金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总动员开奖结果电视图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一定 急速赛车10游戏下栽 2020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好彩1在线购买 排列5直播 通昭配资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预测
快速时时彩
取消

感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掃碼支持
掃碼打賞,你說多少就多少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